您的位置:现场报码 > 现场报码 >

“摸家底”的科学家,在号令年轻人


发布时间: 2019-02-26

66岁的刘正宇是重庆市药物种植研究所研究员,致力于植物资源分类跟药用动物研究40年,从未停歇,由他发现和命名的动物新种有106个。

半月谈记者 岳渐渐 王莹 柯高阳 白佳丽

目前寰球已知地衣约2万种,中国已知约有2000种。王立松对地衣的研究持续了39年,他一个人就采集了近6万号标本,摸清楚2000种的来龙去脉。他撰写的大量论文和专著,为提升我国地衣研究在国际上的学术地位做出了突出贡献。

王立松每年至少有6个月在野外风餐露宿、日晒雨淋,被蚂蟥、胡蜂叮咬是常事,还数次经历与去世神擦肩的车祸等险情。为采集标本,55岁的他练就了攀岩爬树的机动本事。

研究员王破松在野外进行地衣科考 杨美霞 摄

跋山涉水只为当合格“库管员”

与半月谈记者聊起宏观生物学,他们谈得多的既不是干工作的艰难,也不是出成果的喜悦,而是深深的发愁:在当下科研考核体系中,这一基本科研范畴很吃亏,年轻人多避之不迭,后备人才面临断档危险。

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王立松的帆布包里装过数万的标本,他的足迹更是遍布我国西南横断山区80%的区域。不过,他的专业研究范围——地衣,却鲜有人知。

中国是寰球物种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。一些从事宏观生物学研究的基础科学家,终年奔走在幽谷大河间,只为摸清我国动植物储备家底。目前,《中国植物志》的编辑工作已经实现,《中国动物志》和《中国孢子植物志》的编纂也提上日程。

刘正宇至今每年还有七八个月去野外,解放鞋一年得穿坏三四双;一把弯月镰刀已被磨成了窄窄一条;一副熊猫望远镜用到斑驳掉漆;微型野外采集记录本一年能写满70本……

在王破松看来,科考的苦不算啥,能留住人才更重要。王立松说,他采的标本跟数据中82%是未知种,这需要多少代人去研讨,他想把事业交到年青人手中,但“接棒”的年轻人亘古未有。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现场报码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